小渣渣

于是高清版

于是笑死

我家的猫三(2/2)

(首先非常抱歉迟迟没上第二部分,嗯……拖延症发作了)
上面我们说到韩信和双花的战斗一触即发(作者这鱼的记忆……),而当事人…当事猫正被韩信搂在怀里安静的啃着韩信口袋里的瓜子。
“啧……这两个在一起无论做什么都像在秀啊……”在韩信对面的双花低声说着悄悄话。
而安静呆在韩信怀里的良猫揉揉眼睛一副困了的样子,韩信不错过这猫一点点小动作马上低声温柔问:“子房是困了吗?”
“我…还不困嗷呜…………”良猫张大嘴打了个哈欠强撑着一点精神,他可不想他睡着了这几个人打起来,“重言言……我们回去吧,我想休息了。”良猫说着在人衣服上蹭蹭,韩信明显也是被这小模样弄的对双花的气全消,连忙拿着自己的枪抱着小家伙就走。
这边的双花可是相当不爽快啊,“我x,又打不起来了。”
“韩信别走啊,我们切磋切磋。”
韩信转头瞥一眼这拿着重刀蠢蠢欲动的双花,“姑娘们要是想切磋,等子房不在的时候再说。”语落便抱着自家的猫走了。
等离屋子有一段旅程,良猫放松全身力气软绵绵趴韩信怀里,不安分的摇摇猫尾巴用猫尾巴轻轻拍着韩信的脸。
“重言言。。。想子房是女还是男呢?”
“只要是子房信都喜欢。”嗯,秒回。
良猫用双爪遮住脸以掩盖害羞,这重言什么时候这么会撩猫了哇!
韩信笑着低头看一眼害羞的良猫,手上紧紧抱着,“子房是信家的,这就够了。”
良猫翻个身抬起头直勾勾看着韩信的眼睛,良久后化作人形用双手环住韩信脖子,“我是你的。”
(ps:设定里的良自由变化猫体人形。)

我家的猫(三2/1)

话说,韩信张良每天这么秀不会被打吗?回答不会,有韩信这么武力值爆表的人在,谁敢有意见(张氏得瑟),所以张良在峡谷里也是一个没人敢得罪的主,毕竟身后站着一个韩信。
前天来了个鬼谷子,居然想喂猫形的张良猫薄荷,被韩信打了一顿。
昨天曹操摸了张良一下,被韩信摁在地上殴打然后又绑起来继续殴打,场面一度非常血腥。
(众人表示mmp,猫形的张良是大家的。韩信表示,子房是我家的。)
今天,花木兰又因为张良和韩信打起来了,为什么呢,嘛…请继续看下去吧!
这天,花木兰趁韩信不在,偷偷和她的小同体绑了子房猫,又是强行换女装又是喂变性药的,好不忙碌。
“花木兰放开我!”
“放开我我小鱼干给你吃!”
哪怕是这样那样求饶,张良还是被强硬灌下了变性药,满含泪水的张良看着面前笑的邪恶的双花,终于还是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。
“哇————重言救我———”
嗯,今天的韩信似乎不在,场面有点尴尬。张良只得缩成一团不断退后和双花拉开距离。
“小子房~别怕~”双花邪笑着满满靠近瑟瑟发抖窝在墙角的子房猫。一旁一直围观的刘备终于看不下去了,“好了好了,别太欺负子房了。”上前把猫抱走并解开绳子。
“切…”
“信回来了。”这时候韩信才回来,定眼一看的一幕就是自家的猫被刘备抱在怀里,双花站在旁边拿着绳子蠢蠢欲动,而自家的猫红着双眼趴在刘备怀里。
韩信赶紧上去把自家猫抱回来,“子房怎么了,谁欺负你了?”
张良泪汪汪看一眼继续低下头默不作声,韩信向着刘备看了眼,“可是玄德公做的好事?”
刘备赶紧甩手,“不是我不是我。”
韩信看向双花:“姑娘们?”
“啊哈啊哈哈哈哈……不是我们不是……”双花尬笑着避开韩信的眼神看着天花板。
“咳咳是这样的重言,你家猫被喂变形药了…………”刘备看着韩信渐渐阴沉下去的脸,在心里为双花祈祷十秒,祝双花的灵魂能飞升。
韩信一脸自责把猫抱紧,“对不起子房…我离开了一会…对不起…”
“没事哦,没事了呐。”猫儿爬起来一把抱住了韩信脖子,在他脖子窝蹭蹭,“不就是喝药嘛,没事了。”
韩信默默加大力度一手抱紧张良,一手拿起长枪猛向花木兰刺去,“木兰姑娘,信说过不要动子房的!”
花木兰连忙跳开,“激动什么!变性岂不是很好!能和你生孩子了!”
生孩子……
孩子……
子……
韩信一愣,为自己刚刚一闪而过觉得张良变性也没什么不好的念头忏悔,“信不会高兴,只有子房高兴,信才会高兴,不是子房自愿做的事情,信都不愿意让子房做。”
“啧。”花木兰也拔出重剑向着韩信,大战准备一触即发。
众人早已停下手头的事情搬好小凳子在角落里围观,纷纷表示真是场好戏。
(剩下的下午补上……良要去睡回笼觉……)


我家的猫(二)

韩信脸色阴沉坐一边,和热闹的人群格格不入,众人也起了八卦之心,讨论今天的韩信为什么格外的高冷,有人发现了平时粘着韩信的白猫不在,便瞬间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超级八卦而又不怕死的某紫发男性凑上去问:“欸,重言啊,子房呢?”
直接正在喝茶的韩信直接捏碎杯子,抬眼瞪了刘邦一眼,“不知道!”
这边韩信散发着闲人勿近的黑暗气场,那边的张良不急不忙的走进屋子和大家打招呼,“大家早啊。”
韩信一听到是张良的声音,立刻换上一张笑脸,迎上去把人揽在怀里,“怎么才来?”一脸小委屈样,谁能想象刚刚那散发着闲人勿近气场的人是他。
“欸,刚刚有事情呢,离开了会。”张良也伸出手抱住韩信,顺势在人怀里蹭蹭。
韩信叹口气抱紧怀里的人,“信不见你,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。”
四周叽叽喳喳的八卦声……
“等等,今天的子房是人形?”
“狗粮真好吃,咔嚓脆鸡肉味。”
“他们直接结婚算了……”
“就是就是…………”
这边的韩信听到,眼含笑意看着怀里羞红了脸的张良,“子房,结婚……”
“重言!先不讨论这个!我饿了!”张良一脸理不直气不壮的转移话题。
“好好好。”韩信在人脸上轻啄一口,看着满脸通红的张良“嘭”的一声变成了猫,忍不住轻笑起来。真是可爱啊,信家的子房。
韩信把猫抱起,和众人道了个别,便抱着猫离开了屋子,找食物喂猫儿去。
“喵呜…………”窝在人怀里的猫打了个哈欠,抬头看了眼恰巧低下头的韩信,四目相对,猫儿瞬间害羞低头埋首人怀里,闭上眼睛假装睡去。重言言好好看!!!(某只猫的内心活动)
韩信在想,怎样才能让自家子房真正成为自己夫人呢?嗯,要好好想想了。

我家的猫(一)

摘自我(张良)和我cp(韩信)的日常改写。
cp向是信良,接受不了的请自行点xx,谢谢合作。
文笔不好,请多指点。
“重言言————”
这是韩信每次出现在大家面前听到的第一句话,迎面袭来的是一只白毛戴着眼镜的猫,韩信感觉抱住不让其摔倒。
“重言言早哇喵~”如愿扑在韩信怀里的猫抬起头看着韩信。
韩信微微笑着看着怀里的猫,放轻声音回应:“子房早啊”
随后便是猫习惯性的爬在韩信身上找舒服的地方趴下,韩信从他那常装着瓜子零食的袋子里掏出食物给猫喂食。
这一幕相当美好和谐,然后,在场的其他人纷纷道不满…
“我的妈,一大早吃狗粮能消化吗?”来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紫毛男性。
“这…这是信良粮?”来自一个号称看腐无数的安琪拉同学。
“婉儿的周瑜大人呢……?”
“我瞎了,不看不看。”
抱着猫儿顺毛难得一脸笑意的韩信说:“不是狗粮,是猫粮。”
“………”
“哇————”全场四处出现悲嚎。
“还有还有!”白猫儿一脸无所畏惧的举起爪子“是良信!”
韩信低下头看着猫儿眯了下眼睛“嗯?”
“喵……”某只认怂的白猫儿捂着脸钻入韩信怀里不敢叽声。
轻抚着猫身上的毛,韩信低下头在猫脖子间轻轻吻一下。
“乖,信良还是良信?”
“信…信良喵……”
某猫内心:我一定会反攻的!!!!